長江商報 > 易見股份兩子公司涉嫌替母公司走賬或達數億     冷天輝“強推”國資入主解;蛱赚F36億

易見股份兩子公司涉嫌替母公司走賬或達數億     冷天輝“強推”國資入主解;蛱赚F36億

2019-12-02 06:25:31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魏度

    供應鏈管理業務貢獻超90%營業收入,只貢獻1%的利潤,商業保理及信息化服務貢獻不到10%的營業收入卻貢獻90%利潤。這就是A股市場區塊鏈第一股易見股份(600093.SH)的神奇之處。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易見股份的神奇無處不在。

    易見股份的前身是禾嘉股份,2012年,煤老板出身的云南商人冷天輝耗資3.17億元通過九天控股拿下易見股份控股權,但在初期三年,業績依舊不佳。

    2014年,A股牛市來臨,易見股份的凈利潤(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下同)還只有0.35億元。從2015年,凈利潤快速飆升,到2018年達到8.14億元,四年暴增22倍。同期,營業收入暴增約35倍。

    業績暴增源于易見股份強大的“化腐朽為神奇”能力。2017年,公司出資120萬元收購的全資子公司深圳市榕時代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榕時代科技),八個月貢獻1.03億元凈利潤,去年凈利潤再度翻倍。 2017年10月設立的霍爾果斯易見區塊鏈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簡稱霍爾果斯保理),次年就貢獻3.20億元凈利潤。天眼查顯示,榕時代科技和霍爾果斯保理社保繳納人數分別為3人、0人。

    如此少的員工何以能貢獻巨額利潤?3個人的公司,僅僅進行財務管理都不夠,如何展業?市場因此質疑,上述兩家公司極有可能是替母公司走賬而設立。

    備受關注的還有冷天輝,這名曾躋身云南富豪榜前三的人物,為何在易見股份業績暴增、股價大漲之時,股權質押率仍然高達99%、且所持股權全部凍結?而且,從2017年開始,冷天輝就“導演”國資入主的大戲,失敗之后,去年10月,又將其19%股權表決權委托給第三方,導致身為國資的第二大股東被動上位,成為控股股東。

    “強”讓控股權后,冷天輝便開始割韭菜。11月2日,在協議轉讓5%股權后,九天控股還將繼續轉讓19%股權。

    盡管市場和媒體一再質疑,易見股份及冷天輝身上的謎團仍然未揭開。

    質疑紛至沓來市值蒸發48億

    一片質疑聲中,上交所再一次向易見股份下發問詢函。

    上交所下發問詢函,主要源于11月25日以來,媒體及市場對易見股份財務真實性的廣泛質疑。主要涉及易見股份業績增長快、商業保理業務盈利能力超強、子公司員工數量少、經營現金流凈額長期為負且與凈利潤懸殊大等方面。

    易見股份的前身是禾嘉股份,1997年登陸A股市場,至2012年16年間,大多數年度處于微利狀態,2004年、2005年、2008年還陷入虧損。2012年6月,云南商人冷天輝出現了,其出資3.17億元通過九天工貿(后改名為九天控股)收購了禾嘉股份(2017年更名為易見股份)23.57%的股份,成為禾嘉股份第一大股東,冷天輝取代夏朝嘉成為禾嘉股份實控人。

    冷天輝入主后前三年,易見股份的經營業績也沒有出色表現,2012年至2014年,其凈利潤為0.20億元、0.52億元、0.35億元。但是,從2015年開始,營業收入和凈利潤開始狂飆。2015年至2018年,易見股份的營業收入分別為52.71億元、161.79億元、159.63億元、145.06億元,2015年的營業收入猛增12倍,2016年較2014年的營業收入狂飆38.95倍。同期,其凈利潤為3.35億元、6.03億元、8.16億元 、8.14億元。2015年同比增長逾8倍,2016年較2014年增長16倍。

    是什么讓易見股份經營業績神奇般飆升?

    2015年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凈利潤累計數為33.45億元,同期的經營現金流卻凈流出63.04億元,二者相差96.49億元。如此嚴重背離,為什么?

    上述質疑引發市場高度關注,上交所上市公司監管一部也向易見股份發出問詢函,要求公司在11月28日披露問詢函,并在12月4日之前以書面形式回復,同時按要求履行相應的信息披露義務。

    易見股份被視為區塊鏈龍頭企業,是近期市場上的熱點公司,曾因區塊鏈概念股價在5天內收獲4個漲停板。隨著質疑紛至沓來,其股價快速下跌。11月25日至11月29日,其股價累計跌幅達23.21%,市值蒸發48億元。

    不支付薪酬的詭異子公司

    易見股份業績暴增,主要得益于兩家子公司貢獻,這兩家子公司也是市場質疑最為密集之處。

    這兩家公司分別為榕時代科技和霍爾果斯保理,主要從事信息服務業務和商業保理業務,是冷天輝入主后重點發力的業務。

    易見股份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構成顯示,去年,公司供應鏈管理營業收入占比為99.80%,商業保理及信息服務業務合計貢獻營業收入的7.24%。貢獻7.24%營業收入主要是榕時代科技和霍爾果斯保理及深圳滇中商業保理有限公司 (簡稱滇中保理),但這三家是合計貢獻了超過90%的利潤。

    天眼查顯示,榕時代科技成立于2013年11月,2017年4月,易見股份出資120萬將其收購。吃驚的是,百余萬收購的子公司,當年就為易見股份貢獻了1.03億元凈利潤。去年,其凈利潤達2.07億元 ,今年上半年為6653.5萬元。公司毛利率超過90%、凈利率達80%,堪稱暴利。

    另一家子公司霍爾果斯保理是易見股份于2017年10月17日設立的,其盈利能力更為驚人。去年,其凈利潤就達3.20億元,今年上半年為2.5億元,分別占公司當期凈利潤的39.31%、32.18%。

    利潤驚人的兩家子公司員工極少。天眼查顯示,2016年至2018年,榕時代科技社保繳費人數分別為13人、18人、3人,霍爾果斯保理在2017年、2018年社保繳費人數為0人。

    值得一提的是,榕時代科技與霍爾果斯保理的法人代表均為常椿,職務均為執行董事、總經理。

    一家公司社保繳費人數少,如果不存在違法行為或者絕大部分使用退休人員,那么,社保繳費人數就是公司真實員工數量。榕時代科技和霍爾果斯保理如果不存在社保繳費違法行為,就說明公司員工數量少得可憐。

    11月29日,華中一會計師事務所合伙人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一般而言,公司員工數極少甚至是沒有員工,說明這家公司沒有具體業務,設立的目的,多是替別的公司走賬、配合做賬,而涉及到易見股份走賬金額或達數億。

    針對質疑,易見股份稱, 霍爾果斯保理是其區塊鏈支持下的在線保理平臺,公司在線保理業務收入全部計入霍爾果斯保理。同時,公司鼓勵下屬企業開展跨組織業務合作,但勞動關系均歸原單位 ,故前期未有人員在當地買社保。

    按照易見股份說法,公司下屬企業開展跨組織業務合作,貢獻的業務收入全部計入霍爾果斯保理,而成本包括員工薪酬則由原單位承擔。這一說法顯然不合理, 霍爾果斯保理是易見股份子公司,與其他子公司之間具有獨立性,為何會存在如此詭異的會計核算方法?

    至于榕時代科技,易見股份解釋稱,其是公司技術服務平臺,為實現產品與技術、場景與科技的實時交互,公司將技術研發、交付團隊與公司本部共享,故在當地購買社保的人員較少。

    榕時代科技只接受收入、成本由易見股份承擔,這樣的解釋,同樣說不過去。如果這一解釋合理,說明公司財務核算不規范。

    冷天輝的國資入主資本游戲

    易見股份前身禾嘉股份原本主營農副產品的深加工、銷售,以及機械閥門制造等,冷天輝入主后,主營業務迅速變換。2014年,公司實施定增募資48.48億元,用于電商供應鏈管理平臺和商業保理項目建設。當時,九天控股和云南國企滇中集團分別出資20億元認購。定增實施后,九天控股、滇中集團持股比分別為36.57%、29.40%,為易見股份一二大股東。

    募資到位后,冷天輝推動易見股份進行資產騰挪,處置傳統資產,進行供應鏈管理及商業保理領域。接下來,供應鏈管理業務推動公司營業收入暴增、商業保理業務助力公司實現凈利潤飆升。

    然而,2017年,正當易見股份業務布局及經營業績突飛猛進之時,冷天輝出人意料地選擇撤退。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5月, 冷天輝出讓九天控股的控股權。具體為,央企華僑城控股的云南世博旅游集團出資40億元對九天控股進行增資,獲取不低于40%股權,同時,另一股東冷天晴將其持有的29.38%股權委托給世博旅游集團行使,世博旅游集團順利控股九天控股,進而間接控制易見股份37.17%股權成為控股股東,實控人將由冷天輝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

    不過,上述增資方案未獲得華僑城集團審批通過,冷天輝首次引入國資以失敗告終。

    冷天輝并未罷休,去年10月,易見股份公告,九天控股擬將其所持公司19%股權所涉及的表決權等相應股東權利委托給云南有點肥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行使(簡稱有點肥科技)。有點肥科技成立于2015年底,自然人段師、楊丹分別持股60%、40%。

    股權表決權委托后,九天控股表決權比例下降至19.11%,二股東滇中集團被動成為控股股東,云南滇中新區管理委員會被動晉升為實控人。

    冷天輝讓出實控人之位,與其自身的財務危機有關。九天控股長期進行高比例股權質押,截至今年11月20日,雖經多次解押,其股權質押率仍達92.71%,而其高峰時一度接近100%。

    冷天輝入主后,易見股份股價一度大幅飆升。其入主之前,股價不到5元/股,入主后的2015年,一度漲至31元/股。近期,經歷連續下跌之后,至11月29日,其股價為14.39元/股。

    業績與股價齊飛,冷天輝為何仍身處危機之中?

    國資入主后,冷天輝頻頻割韭菜。今年10月27日,九天控股通過協議轉讓方式將其所持5%股權轉讓給山東省國資委旗下公司上海港通,轉讓總價款為6.47億元。

    11月2日,易見股份再度公告,為緩解流動性壓力,九天控股還將繼續轉讓不超公司19%股權。以上周五收盤價計算,或將套現30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冷天輝的入主總成本為23.17億元。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p2p理财平台一共多